友情链接: 威尼斯人真人官网 百家乐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游戏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澳门网络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网上投注 百家乐娱乐场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在线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地址 澳门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手机官网 威尼斯人赌城 网上在线百家乐 网上真钱赌场 网上百家乐网站 赌场注册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国际官网 网上赌场娱乐 威尼斯人下注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版 威尼斯人网址 线上澳门百家乐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公司 网上赌场大全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真人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游戏注册 百家乐娱乐游戏 百家乐正规网站 澳門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娱乐场 网上赌场官网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公司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网 真人线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官网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网址 百家乐线上游戏 网上百家乐游戏 澳门赌场平台 网上信誉赌场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澳门游戏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 线上澳门威尼斯人 在线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现金官网 线上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现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app 澳门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网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百家乐注册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网上赌场游戏 威尼斯人官网网站 网上赌场 正规网上赌场 澳门葡京官网
友情链接: 威尼斯人真人官网 百家乐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游戏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澳门网络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网上投注 百家乐娱乐场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在线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地址 澳门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手机官网 威尼斯人赌城 网上在线百家乐 网上真钱赌场 网上百家乐网站 赌场注册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国际官网 网上赌场娱乐 威尼斯人下注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版 威尼斯人网址 线上澳门百家乐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公司 网上赌场大全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真人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游戏注册 百家乐娱乐游戏 百家乐正规网站 澳門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娱乐场 网上赌场官网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公司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网 真人线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官网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网址 百家乐线上游戏 网上百家乐游戏 澳门赌场平台 网上信誉赌场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澳门游戏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 线上澳门威尼斯人 在线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现金官网 线上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现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app 澳门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网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百家乐注册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网上赌场游戏 威尼斯人官网网站 网上赌场 正规网上赌场 澳门葡京官网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史学创新要坚持正确方法_利来APP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史学创新要坚持正确方法

  对于任何学科发展来说,创新都是内在要求。创新的最大意义在于“新的”比“旧的”好,而不是相反。

  

  对于任何学科发展来说,创新都是内在要求。就史学研究而言,创新主要体现为提供新的史料、进行新的论述,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有所补充、有所进展甚至开拓新的领域,形成新的有价值的研究成果甚至是推翻旧说的研究成果。创新的最大意义在于“新的”比“旧的”好,而不是相反。但从史学创新的实际情况看,并非没有在创新的名义下走向反面的情况,这是推进史学创新需要注意的问题。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创新是要突破陈规,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要一切规矩。就中国古代史研究而言,经过长期发展,在微观上已经积累了一套必须遵循的研究规矩。比如,史讳、年代、地理、职官、版本目录、古汉语训诂等一整套科研基本功或曰史学专门知识,是从事中国古代史研究时必须遵循的,需要经过较长时期的知识积累方能了然于胸。如果在这方面想通过“创新”来规避基本功的修炼,就会出现硬伤。例如,“邱”字是清朝为避孔丘名讳而新造的字,在清代之前并无此字。清人习惯于依据自己的名讳改古书。如果今天的学者不注意这一点,在研究清代之前的史学作品中使用诸如“雍邱县”“闾邱”之类的称谓,就会成为硬伤。举此例是要说明,史学创新要有必需的基本功和细致扎实的研究,要遵循学术研究的基本规范。

  推进史学创新,更为重要的问题是要有正确的史观和史识。就中国古代史研究而言,近年来这方面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例如,在一些文章中出现了一种论调,认为只有摆脱意识形态的主宰,史学方能创新。所谓意识形态,对治史者而言,主要是指史观和史识。自古迄今,任何史家治史均不可能不受本人史观和史识的影响。那些主张在史学研究中摆脱意识形态主宰的人,看他们的作品,又何尝没有他们本人的意识形态在主宰呢?

  就治史而言,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至今仍然颠扑不破。现在,有的人为了史学创新而刻意放弃唯物史观的指导作用,这无疑是南辕北辙。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我们可以在史学研究中分辨主流与支流、本质与现象、共性与个性。如此,才能分析和判断纷繁复杂的历史现象,抓住历史的本质。比如,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对于我们研究历史具有重要作用。

  史观和史识不正确,创新还会出现许多乱象。比如,近些年来,史学界出现了一种怪现象,污蔑历史上的民族英雄。这种所谓的“创新”,事实上所要贬损和否定的是中华民族的爱国正气和优良传统。

  再说一点文风问题。目前,追求文字的生僻、晦涩和朦胧甚至刻意创造一些新词,逐渐成为某些史学作品的一种时髦,成为其“创新”的一种表现。随着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必然需要不断创造新词。但是,新词应当含有旧词不具备或不能包容的词义。如果词义与旧词相同,那似乎无须多此一举。但目前有的学者以编造一大堆生僻、晦涩的新词为荣,似乎此类新词创造得愈多,自己研究成果的创新性就越强。这显然不是一种正确的倾向。

  治史者都希望求得学术上的创新,但真正拿出经得起推敲的史学研究创新成果又很不易。正因为不易,更需治史者潜心努力。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